在线排版 | RSS订阅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网赚创业故事 » 正文
07月13日

网赚灰产不归人——雅贼归来(下)

作者 : suyunlou | 分类 : 网赚创业故事 | 超过 680 人围观 | 已有 1 人发表了看法

  对于命和运,是真的存在吗?


  有时候在我的心里常常会思考这个问题,在牢子里面住了三年,我想过无数次,如果当时听探花的,早点收手,只做正规的业务,今天也许是不一样的我。


  那三年怎么过的?先进的看守所,再进的牢子,在牢子呆了一年,最后进的监狱。


网赚灰产不归人——雅贼归来(下) 网赚故事 互联网赚钱 游戏外挂 外挂赚钱 创业经历 第1张


  


  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三年,吃的白菜汤加馒头,洗的是冷水澡,一年四季只呆在不到60平的牢子里。普通人无非想象,那白菜汤里还能吃出蜗牛,更无非想象是在寒冬腊月洗的井水!牢子并不想电视演的那样还能去打打篮球,全天全年只能呆在那60平牢子里面!


  人多的时候20多号人挤在水泥砌的床上,一排过去,要是半夜起床夜尿位子里面被挤没了,侧着身睡一晚腿都麻了!


  往事不堪回首,在牢子里面连烟屁股都抽不到的我,出来后习惯把烟抽到滤嘴才扔。


  做了总代之后,对于逐渐稳定的日子,让我索然无味。


  比较庆幸的是,做了一个桃宝店,每天都能从桃宝上引过来几十个想要买挂的客户。那桃宝店开起来也颇为顺利,在当时桃宝对外挂类关键词没有屏蔽的时候,我是第一批吃肉的人。


  如果只是单纯的上传商品,唰单我绝对做不起来,用的依旧是烧钱,死命的开直通车!


  那是我出来后最滋润的日子,一天加我的人就有60个以上,而我在桃宝上开直通车也不过花了几百块,只要有3个成交我就能回本,有3个以上我就纯赚,而实际上远远不止这个数。


  如今行业变迁,此方法早已行不通。


网赚灰产不归人——雅贼归来(下) 网赚故事 互联网赚钱 游戏外挂 外挂赚钱 创业经历 第2张


  后面自然而然的发展起代理团队。对于坷叔,在一次金钱的考验后,我对他百分百信任的,他也教会很多方法跟思维。


  低价稳定是我们的优势,薄利多销是我们的手段,新客户免费送天卡,老客户免费送时长,转介绍直接送周卡,而成为我的代理,让利80%利润,我只拿20%利润,要知道,成为代理收个几千块代理费,再加上每次拿卡都得固定数量,外加拿到一定数量再附送N张,利润也不低!


  跑量舒服的地方在于不用做太多售后,代理去搞定售后。而桃宝过来的客户基本都是零售,利润高。两者结合之下每天都能跑个几千块利润。


  对下面的人,我是高高在上的总代理,甚至一度我对外声称自己就是作者。


  正因如此,一次真正的作者跑路之后,坷叔给我的所有密卡全部失效!那天我的QQ都炸了,都是代理,客户来找售后,有的甚至直接骂我骗子。


  大多数的人都不比狗有良心!在绝境之下,谁不求自保?那时候的玩法,把大量的密卡一层一层的往下囤,对于代理拿到的只是密卡的一串串字符,对于我拿到的是真金白银!当然,对于代理我也教了不少东西,如果要算一笔账,骂我的代理让我心生戾气。


  过后跟坷叔一统计,接近十万块的密卡成本砸在我手里,坷叔全部照价赔偿,让我彻彻底底的断了圈钱跑路的想法。


  这也是我为什么之后百分百信任坷叔的原因,他不仅让我知道什么是责任,还教会我什么是良心。


  三年前那次跑路,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,东窗事发的时候,我跟探花卷走了所有代理的货款。如今,外挂作者卷走了我们的货款。


  我不知道,当时那么信任我们的代理,他们是怎么度过那段时期的,是否也跟我们一样,卷走他人的货款,之后消失匿迹。


  今时不同往日,我已经有未来,有机会翻身。


  在坷叔退还全部货款之后,我最终决定,不跑路!但是,也不立马退款给代理退款。


  


  坷叔是我为数不多,敬佩的人,因为他诚信。


  我可以找坷叔退还全部的货款,坷叔却无法找他的上家退还货款,他上家就是作者,跑路了什么都拿不到。


  诚信很重要,当一切正常的时候,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。如果有一天因为守诚信,自己落个倾家荡产,又不知道有几人能做到诚信。


  那次作者跑路,坷叔最少白白损失几十万。我问坷叔,为什么愿意退我?坷叔说没为什么,他要跑路也可以跑,跑路可以省个几十万,不跑路亏个几十万,但却赚了你这个兄弟。


网赚灰产不归人——雅贼归来(下) 网赚故事 互联网赚钱 游戏外挂 外挂赚钱 创业经历 第3张


  有时候我想,几十万可能是一个普通人两三年的收入,有的人得三五年才有这样的积蓄,选择很难,做人更难,做一个好人难上加难。


  我对坷叔说,你赚了我这个兄弟,有的兄弟不吃你这一套,再也不从你这里拿货了,你又会如何?


  坷叔说,随他去吧,留得住都是兄弟,留不住的也只能是过客,我问心无愧。


  我又问,那你的钱不是白赔了,这样的人你完全可以不退给他。


  坷叔说,是的,但是我还是退了。我不缺重头再起的勇气!


  曾几何时,我总认为这个社会,老实人如果不被欺负,什么人被欺负?有钱人吗?有权人吗?我想只是我当过老实人,被欺负怕了而已。


  在坷叔退还全部货款后,我对我下面所有的代理发了通知:作者跑路,我血本无归!损失了十万!作为一个一样从底层起来的人,我还是决定免费给你们更换卡密,但是免费更换卡密得按新价格来。


  发完通知之后我算了一下,坷叔新找的作者价格比原来还便宜,而我每个卡密涨价5-10块钱,这样不会亏太多,还能留住代理。


  由于那段时间太多的作者跑路,市场能用的软件也越来越多,真假难辨,靠低价挖墙脚的事情屡见不鲜,大部分跟着我一路走下来的代理,也由于这次的免费退还卡密,对我十分信任。


  后来,桃宝也禁止出售外挂软件,我断了一条引流的渠道,但那时又打开了一扇更为暴力的渠道。


  那就是高端外挂。


  专门为主播而设计的。


网赚灰产不归人——雅贼归来(下) 网赚故事 互联网赚钱 游戏外挂 外挂赚钱 创业经历 第4张


  有一段时间有些客户问我除了稳定的外挂,有没有不被人看出来在用外挂的外挂。当时我并没有留意这个细节,直到有一次跟坷叔聊起这个事情。


  坷叔告诉我,这些人肯定都是平台上的主播。在当时吃鸡游戏已经很火了,除了像我们这种靠出售外挂赚钱的人,还有很多靠直播吃饭的主播。


  而并不是人人都是那么厉害的技术,做到很秀的操作,可是又急于吸引粉丝,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外挂。


  了解到这一点,我开始做高端客户,给一些土豪,主播,或者客户有特殊要求的,提供定制服务。


  这些高端的客户,说难找也难找,说不难找也不难,有时候在一些直播间给主播刷刷礼物,加个QQ或者微信,就能轻易的联系到他们。


  至于如何成交他们,靠的真的是人情世故,软件是硬实力,其次是多搞关系,三天五天的给刷个礼物捧捧场,红包也不能断,他们有什么需要,能帮的尽力帮,帮不到的想办法帮。


  这个过程积少成多,当有了第一个高端客户成了买卖,会有第二个第三个。


  在当时,盛行抽水,要知道主播下面也有很多粉丝,他们极为核心极为忠诚的粉丝一直跟着,主播让他们刷跑车就刷跑车,压根不在乎钱,真的只为了主播的一句感谢老铁。


  这是我出牢子之后特别不理解的一个事情。


  记得有一个高端客户给我介绍朋友,让我给他的朋友报价1.2w,他抽一半。


  这种事情还不止一个两个的,我也乐于做这种事情,因为这里面的利润太暴力了。每次他们介绍朋友过来我不止反水,还给他们发888的红包,在我看来,他们能带来一个朋友,就肯定能带来更多,想赚钱,就得先付出。


  时间过得很快,从出牢子之后过了快半年了,从一开始借信用卡熬过艰难的初期,到重操旧业,再到法法给我提供了一条活路,走到现在几百个代理,一天收入大几千,偶尔也能破个万。


  有时候很希望有一个人能分享我的复杂的心情。


  偶尔也会给探花打打电话,但是总感觉探花变了个人一样,变得很陌生,开口闭口就是各种车,房,项目。也许是我混得不够好吧,才会觉得兄弟变了,或许是我变了。


  而法法,喜欢上了一个红灯区的小姐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
  这半年,我见过好些代理的QQ头像,再也没有亮过。这中间,也出现了几次作者跑路的情况,他们终究是抵不住诱惑,选择了跑路。好些代理,由于竞争太多恶劣,手里的客户被同行一个又一个用低价挖走,慢慢也淡出了这个行业。


  生活,真不容易。


  


  在杭州最后的日子,是我最开心的时候,当我把我决定回家的事情告诉了法法,他很舍不得我走。


  我们两个喝了整整一通宵的酒,只从上次法法出事之后,我再也没有这么痛快的喝过了。那天晚上喝得不省人事,我只记得法法对我说:"雅贼,我们永远都是好兄弟!"我念法法的好,在我一开始没钱还房租的时候借钱给我,为了维护我一个外乡人帮我挨了揍,还把自己的代理让我带,我想我这辈子,很难在遇到这样的兄弟了。


  离开杭州的前几天,我把我的QQ以8万的价格卖给了坷叔,按照QQ里面的客户,每个月能给我带来不止8万的收入。只是,我决定回家了。在我一开始出牢子的时候,我就想明白了,重头再来!做回一个人。


  而我也积累够了资本,不必再干这种擦边的事情了。


  在我退出圈子之后,跟坷叔偶尔有联系,他跟我说现在不好混了,有一个外挂作者被抓上了新闻,市场竞争越来越大,市场也逐渐饱和。包括后面出来的吃鸡手游,更是对外挂行业的打击。


  我同情坷叔,也感谢他。但是,没办法,有时候做一个项目或者一个事情赚到钱了,不是自己有多牛逼,而是刚好遇到了风口,而风口一直在推着自己往前走。没了这个风口,自己就是一坨屎。


网赚灰产不归人——雅贼归来(下) 网赚故事 互联网赚钱 游戏外挂 外挂赚钱 创业经历 第5张


  离开杭州,坐上回家的飞机,我的心情百感交集,探花变成什么样子了?见到父母的第一句话要说什么?


  记得在拿登机牌的时候,看到几个拿着腔的警察,我莫名的有点慌张,也许,那三年的阴影,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。


  老家,是我一直不敢说起的一个地方,几年的时间,镇上没了农田,多了大楼,已经不是记忆中的模样。


  我当时坐在路边抽了根烟,看着路边戏耍的小孩,听着熟悉的乡音,叹了口气。等烟燃到烟头,我才扔到了地上,用鞋子踩灭了。一步一步的往家里走,我走得很慢,很慢,很仔细的看着周围的变化。我低着头,怕遇到熟人,怕被问到这几年去哪了,也不知道,他们是不是都知道我被关了牢子的事情。


  本来探花说来接我,也没有看到人。


  当我回家路上经过探花家门口到时候,迎面而来的是,一声声刺耳的警车鸣叫的声音......


  ——内容来源:风生会

上一篇:网赚灰产不归人——雅贼归来(上) 下一篇:网赚创业励志第一人——汉的骄阳

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:

1#阿Q博客  2019-09-28 17:46:25 回复该评论
适合,短期做。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标签列表
最新留言